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道兄又造孽了

第869章 吃个野果子也要出事

道兄又造孽了 甜蜜汁儿 7776 2021-09-14 11:14

  圣墟里面,所有人看着那满地的建筑废墟,陷入了滔天震撼之中。

在圣墟外面的时候,看向那光门,反射出来的虚影,都是完好无损的建筑,高大巍峨,磅礴大气,浓浓的仙爱气派。

熟料来此亲眼一见,残垣断壁,开裂的地面,干涸的河床,深渊一般的攻击残迹,一切无不说明,这里曾经遭受了惊天的破坏。

然而,就算这样,也不足以形容众人的失态表情,作为见多识广的老怪物,自然也是识货之人。这里的残骸可不是什么普通货色,随意扛一块出去也是惊天的财富。

任一的十多个亿神石,在这里根本就不够看的,随便拿点材料出去,绝对能把一半的财富都聚集在他手里,钱财在这里,真的如粪土。

当然,若只是为了求财而来,那也太舍本逐末,这里最大的价值,是那些蕴含了某种天机的残迹,历经几万载后,那上面残留的气蕴仍然还能感知到,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

只要能找到合适自己功法的残迹,稍微感悟一番,若是能吸收到那个能量,修为爆涨几个台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短暂的惊讶过后,众人倒也没太失态,毕竟,圣墟带着一个墟字,必有其残败的一面,并不为奇。

“唉……多可惜啊,据说,这里遭遇了一场大乱斗,导致所有的东西都被破坏,也不知道当初打斗的人,都是些什么人?”

面对众人的疑问,那岛主大人可没功夫回应什么,她似乎还在执着于刚才那个男人所说的修罗。

任一看了看一直缩在自己身后的封子修,此人自打见到岛主大人后,就一直怪怪的,似乎太过低调,很不能不被人看见。

他在避讳什么?

修罗!

封子修!

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关联吗?

虽然心中隐隐有什么想法,不过,他觉得这是别人的私事,自己并不需要过多的插手。

他还是关心一下,自己进来后,能不能用千世镜传送离开。

暗中和小贝贝沟通了一番,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任一高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这个世上只要不因住他,就当来这里游玩,至于什么好处之类的,任一表示,自己真的不太想要了。

他才来到这个世界半年多而已,这孩子和媳妇没找到,那修为倒是蹭蹭蹭地往上涨,比吃气还要夸张几分,他现在还是个四十五岁都不到的年轻人啊。

放在任何一个修行世界里面,他这把年经,都还只是个刚刚进行修行启蒙的年经,如何会经历这么多的世界,拥有这般逆天的修为。

如今,命运之神还把他推送进这个地方,摆明了就是要让他一夜暴肥,他心里带着抗拒,自然这态度就不是很积极。

众仙女进来后,一直都跟在岛主大人的身边,并不见离去。

而封子修和那中年男人,早已经丢下一切,追随他们想要的东西而去,现场就留下任一,好像一个观光客,在那里闲庭散步,说不出的悠闲。

岛主大人调整好了情绪后,很是诧异的看着任一,“修士,为何不去寻找你的机缘?要知道,你只有三天的时间,三天后,不管你在做什么,都会被这个世界踢出去。”

“嘿嘿……长长见识就好,很感谢岛主大人对我的关照。”

“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熟人,所以,别偷懒,修练的时候抓紧点,我相信,你的末来舞台一定比在场的人都要高,你要相信你,是个有大机缘的人。”

岛主大人这番话,发自肺腑,带着一股苦口婆心,不是那个人的话,还真的很难做到这一点。

任一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他最终还是靠着天机的这张脸得了天大的机缘,这让他很是沮丧。

他只想凭借自己的能力,而不是旁人的福荫,那会让他有种,自己很差劲的感觉。

同时,他的心里也亦常的疑惑,封子修是怎么知道他的脸有用的?世上长得好看的男人还是很多的,他凭什么认定,岛主大人就是会对他另眼相看呢?

只是这个注定是不会有答案,封子修并不想

“多谢岛主大人良言,小子谨记在心,绝对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得到任一的表态,岛主大人带着名下的仙女们离开。至于去了哪里,也没有告诉任一,任一自是不会不识趣的跟上去,想了想,选择一个和众人都不会冲突的方向离去。

依然是闲庭信步的姿态,不紧不慢的磨着洋工,并不愿意过多的耗费精力。

若不是怕岛主大人发现他逃跑了,他甚至现在就想离开,继续自己的寻人之旅。

心里面虽然不期待,但是,当他走了一会儿,看在路边的一个废墟残骸里,隐藏了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时,还是忍不住上前捡了起来。

好奇心让他随手拽了一下,也就这么一下而已,谁能想到,会有大事发生,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那些堆积如山的残骸,直接垮塌掉落下来,掀起无数尘土。

任一见机得快,躲了开去。

而这些残骸在尘埃落地后,竟然露出了一个地宫的入口,那里不是寻常的漆黑一片,荧光闪烁之间,带着一股迷幻的色彩。

这一看就不是非凡之地,任一犹豫了一番,对于下去探索的欲望并不是很强,只是拿着手里的那截材料看了看,普通的材料上面只是多了几个神秘字符,就有种流光溢彩在闪烁,值钱的不是那个材料,而是这几个字符文。

这个世界不管多大,低级还是高级,其文字语言大多相通,是以修士们满世界溜达,也不会有太大的隔阂。

然而手里的这个,上面写了写什么,任一愣是没看懂。

找了张普通嗯宣纸,又弄了点墨汁浸染在符文上,他打算把这个符文拓印下来,有机会让人指点一二。

这也就是任一没有上过学堂,对于文字有种骨髓里的敬畏感,这才有这种想法。

可以说,为了这几个符文,他浪费了很多时间,这些事,明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后再做,他却选择在这里消磨光阴。

那中年修士也是个机灵的,竟然摸到了这附近来。

看到任一身后冒出来的地宫,自是上来凑热闹,“小兄弟,你怎么不下去?”

“哦,我不太喜欢地下,前辈若是有意,就自己玩去吧。”

“啊……既然如此,那就沾小兄弟的光了,我去试试,嘿嘿……”

中年修士深吸一口气,就下了地宫。

才走到一半,就发现那地宫上空,突然有一块断门石掉落下来,把那洞口彻底堵死。

“呀!你没事吧?前辈……你能听见吗?”

任一隔着石头,对里面喊话。

石头的隔音效果很强,任一压根儿听不见什么回应。

他尝试着去撬石头,石头卡得很死,关键是,以他的力气,竟然撬不动。

“前辈,唉……这就是你的命吧,能不能出来看你自己的造化,小子无能为力了。”

中年修士就不该跑来和他凑热闹,他任一且是寻常人能靠近的,不出事才怪。

说到这里,却是好奇不已,那个师傅封子修,一路和他赶来这里,平安顺遂,连带着他也不见出事。

太顺了,反而不正常,幌如做梦。

如果按照正常流程,他应该黏住此人,让幸运光环一直照顾着自己。

只是这世上哪有白吃的午餐,他相信,封子修的目的,绝不是简单的把自己弄进来这么简单。

他只有弄清楚对方的目的,才能安心下来。

现在,地宫当着自己的面封闭,这也就意味着,他和这个地宫没啥缘分,正好死心。

只是……中年修士的话,只能自求多福了。

任一遗憾的摇摇头,打算继续游逛。

这里的废墟里,偶尔也能见到几颗果树,瘦瘦弱弱的从里面挣扎着生长起来。

任一来的时候,还算运气不错,那枝头上挂着的几个孤果透着一丝红晕,已然有些熟意,正好可以吃。

果子是普通的果子,随处可见的那种,因此,任一都没带啥犹豫的,直接扯下来,在身上随意擦擦,“咔嚓”一口就咬下去。

满嘴甜蜜,汁水四溅,果子甜得令人心情愉悦,好似能忘记这世间一多半的烦恼。

不知不觉,几颗果子下了肚,打了个嗝后,他准备离开。

不防那肚子初一阵急痛传来,却是有些想上茅厕。

这里反正也没啥人,任一随意找了个角落,就去方便。

也就拉泡屎的功夫,竟然看到那封子修找了过来。

他的目标似乎很明确,就是在找人,对于周围出现的材料,压根儿看也不看一眼。

任一此时想藏也没地方藏,他那个味儿还是挺重的,今儿个尤其重,熏得他自己都快受不了了。

这么大的味儿,自然就把自己的位置给卖了去,任一尴尬的看着封子修站在不远处盯着自己。

“师傅,你能回避一下吗?”

这般窘迫之下,即使肚子疼得快爆炸了,任一表示自己还是有些放不开,无法痛快的排泄。

封子修打量了四周片刻,看了看地上的水果核,面无表情的背过身去,“我在前面不远处等你,记得快点。”

“哦哦哦……好的好的,师傅稍等片刻,徒弟这就准备好。”

任一准备好个锤子,明明已经拉空了,那肚子总是闹腾,和他过不去。每每觉得完了,才提起裤子走了没几步,又觉得不行了。

就这样,他已经不记得自己蹲在地上多久了,久到他作为修士,竟然觉得腿软脚麻了去,实在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儿。

封子修左等右等,也等不来任一,却也不见催促,只是耐心的坐在一块废墟上,看着天边的夕阳发着呆。

再过一个时辰,整个圣墟里面就会陷入黑暗,而那个时候,将是群魔乱舞的时刻,整个废墟都将会大变样。

好在,任一最终还是拖着蹒跚的步伐,挺了过来。

此时的他,有些虚,自嘲的笑了笑,只是吃个普通的果子而已,老天爷也要这般玩他,不看到他倒霉,是不会好过的。

“师傅……你有事?”

任一坐在封子修身旁,有气无力的问着。

他现在更像找个地方躺一下,总觉得肚子还有些隐隐作痛。

封子修没有说自己的来意,只是就事论事的道:“你刚才吃的果子,不是普通的果子。具有洗经伐髓的功效,乃此界至宝覆盆子。”

“覆盆子?呵呵……”

任一觉得取这个名字的先辈,大概真的挺有心得体会,他感觉自己短短的半个时辰,差不多拉了一盆排泄物。

封子修补充了一句,“此物有长腿,并不能随意被撞见。”

“咦?这不是植物吗?还会跑不成?”

任一下意识的去看自己刚才采摘果子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树的存在,好似刚才的果树,是虚幻出来的,不真实的。

“神奇,真的有果树长腿。”

他原本就是冲着那果子是个俗物,才去吃的,不曾想,俗像是它的伪装,害得他受了这么大的苦,就算修为有增长,任一也开心不起来。

“你机缘巧合之下,吃了此果,这身体里面酱再无压制,这是好事情。为师得向你祝贺。”

任一对此不予置评,好不好自己心里门门清。

“托师傅的福而已。”

随着这句话落,无话可说的二人,就这么一直保持着安静的状态,也没啥不好。

谁也不想率先开口打破沉寂局面,只是静静地消磨着时光。

直到,最后一丝夕阳余晖消失在地平线,天空中闪烁出几颗小星星时,封子修才再次开口,打破平静,“他来了。”

“谁?谁来了?”

任一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一如既往的冷清,唯一一个有寻宝意向的中年修士,还被关在了地宫里。

封子修猛然站了起来,指着虚空某处,“他就在那里!”

任一虽然看不见虚空中会有什么男人出没,但是一脸轻松,无所畏惧的等待着。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他们师徒二人之间,封子修明显占据了上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