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回到过去屠个龙

第一卷 第十六章 师命

回到过去屠个龙 四维弥张 6573 2021-01-07 15:34

  “天翔,为师有事情要告诉你。”

“啊?师父,是又有任务了吗?”任天翔立刻停下与芊芊的玩闹,坐正了身子,等待轩辕擎天接下来的话。

“不是任务。”轩辕擎天盯着手中的茶杯,眼眉低垂,“你的任务都完成得很好,为师都很满意。你的每一次任务,为师我都有跟着,我看得出你的实战经验已经非常丰富了,这一方面为师暂时不用担心了。

因此为师决定让你参军历练。明年五月,是三年一度的褫龙团大选,为师要你去参加并得到排名前八的名次。你可有异议?”

“师父,褫龙团大选中修为最强的修士可以达到仙级,而我只是妖级巅峰。要拿到前八的名次,是不是……有点困难啊?”任天翔好像有些为难,支支吾吾地说。

也不怪他这般为难,因为如他所说,褫龙团大选确实是有一定难度的。

褫龙团是星皇帝国的一支由最低帝级的修士组成的军队,建立于乱龙纪元9年,由三军统帅直接管辖,距今已经有七百七十九年的历史了。

褫龙团是想要参军的修士的最好去处,因为褫龙团能够得到军部的资源倾斜,褫龙团的士兵拥有最精良的装备、最充足的补给、最优美的驻地,甚至是只有褫龙团的士兵达到圣级之后才有申请进入星皇帝国特殊部队天机营的资格。

当然,换得这些优厚待遇的代价也是非常大的——不论是在什么时期,褫龙团一直都是星皇帝国伤亡率最高的部队。

他们执行的是最危险的任务,除了要在四大边境城池遭遇龙王帝国进攻的时候前往支援,每年他们还要在三军统帅的领导下组织起至少二十个军团大约六万人在龙王帝国境内进行大规模的骚扰行动,甚至每年还有五个军团要长期驻扎在龙王帝国境内作为星皇帝国边防部队的哨兵。

不过尽管如此,几乎每一个修士都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加入褫龙团为国效力,哪怕身死,也有一份荣誉加身留给子孙后代。

任天翔不明白这些,可能他不是一个星皇帝国人,没办法理解星皇帝国的那种爱国热情。

任天翔以前也很想进入褫龙团,但是在被那名仙级的副统领爆锤之后,他现在对自己的实力极度地不看好。

“困难?觉得自己不是那些仙级修士的对手,就气馁了?”轩辕擎天眉毛一挑,悠悠地说,“为师不会鼓励你什么。如果没有进得了前八的统领小队,你就自己回来再修行几年。

若是你二十五岁那年还没有进去得了前八,你就不要再说为师是你师父了。”

“这哪能呐。”任天翔听到轩辕擎天此番话语,连忙笑脸相迎,“我可是师父您手把手叫出来的关门弟子,哪怕是鬼级,我也给您杀上一番。

不过师父呀,这离褫龙团大选还有约摸九个月,你看我这是留在山上养伤,还是……”

轩辕擎天闭上双眼,轻轻饮了口茶,然后才淡淡地回答:“为师已经给你安排好了。

褫龙团大选之前,你就在星城的星皇皇家学院学习一段时间,正好趁这个机会静一静你的心。

为师已经去信给为师的孙女让她帮你办好手续,找好了住处。介时你到了星城就可以直接入学了。

对了,一个月后就是十年一度的学院大比,如果你能参加的话,可以去试试,今年的学院大比可能会有些不一样。这个我暂时不做要求。

在学校里,你给我安分一点,别去惹是生非,为师可不想听到学院里的老师抱怨‘轩辕擎天的关门弟子简直同他的大弟子一样朽木难雕’这样的话。”

“是,师父。”任天翔老老实实地点头答应,然后立刻把话题转移到了自己那位素未谋面的师兄身上,“师父,我那师兄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啊?好像您都没有给我好好讲过他啊。”

“你师兄?他有什么好讲的?”轩辕擎天微皱眉头,“他可是臭名昭著,你迟早会听说他的。

你别扯开话题,为师还有话没说完呢。给为师看看,你的星轮术修炼得如何了。”

任天翔“哦”了一声,然后老老实实地引动自己体内的精神力,然后将携带有自己的异能的精神力渐渐逼出身体。

七道光环自任天翔的身后浮现出来,每一道光环都有十种不一样的颜色,看上去极为绚丽。光环上,有许多光点,像是星辰。

“很好。”轩辕擎天捋着自己的胡须,点点头道,“为师知道你想尽快提升实力,但是切记,这星轮术可千万不能丢下,这对你以后晋升幻级凝聚神轮有极大的帮助。”

星轮术是星之一族功法《九天星辰诀》中的一种术法,通过将自身异能与星辰之力融合起来,形成类似于幻级修士的神轮一样的特殊力量。

修士使用星轮的过程中,星轮起到的作用类似幻级修士的神轮,因此轩辕擎天让任天翔修习星轮术,虽然对后者的实力没有多大提升,但是可以为他凝聚神轮打下基础。

况且,任天翔也是拥有星辰属性的,这星轮术不用白不用。

“还有一样东西,为师要交给你。”

说着,轩辕擎天手指上的储物戒指闪过一丝光芒,一柄剑出现在他的手中。这柄剑还收在剑鞘之中,任天翔看不出它的锋锐。

而这柄剑的剑鞘,却是如白玉一般光滑细腻,与剑柄的连接处仿佛浑然一体,见不到一丝缝隙。这样看上去,与其说这是一柄剑,倒不如说轩辕擎天拿出来的是一把锏。

“三千年前,我将神器龙泉剑交给了你的师兄;三千年后的今天,我应该也赠予你一柄剑。

这柄剑叫做弑龙,是为师的一位至交好友临行前交付给为师的。

他是龙泉帝国的月王,两千多年前,他与当时的摄政王星绝殿下决战于苏州行省的申城城前,之后星绝晋升魂级,他就此陨落。

你有龙泉任家的血脉,为师认为,你有资格掌握这柄剑。

这柄剑的故事还有很多,等日后有时间为师再向你诉说。现在,滴一滴血在剑鞘上,它就是你的了。”

轩辕擎天将弑龙递到任天翔的面前。

任天翔接过弑龙,咬破了自己的左手食指,将血滴在了弑龙的剑鞘上。

殷红的血滴在白玉般的剑鞘上,然后迅速融进了剑鞘之中。神奇的是,鲜血仿佛化作了血色流光,迅速在剑鞘中穿行。

任天翔抓住剑柄,想要将这柄剑抽出来,但是不论他如何使劲,剑柄与剑鞘牢牢地结合在一起,纹丝不动。

“这柄剑的剑鞘与剑柄是连在一起的,想要分离它们可没那么容易。根据你的实力,可以换算为你抽出的剑刃的长度,你的修为越强,所抽出的剑刃的长度也就越长。等你达到了圣级,你也就能将这柄剑三尺青锋一并展现出来。”轩辕擎天解释道。

任天翔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轩辕擎天的意思。

将弑龙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之后,任天翔又望向轩辕擎天,问道:“师父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块令牌你也收着。”轩辕擎天从怀中取出一枚木质令牌递给任天翔,说道,“这是我轩辕殿的一代弟子令牌,持该令牌者与轩辕殿一代弟子同级。我们轩辕殿虽说属于星皇帝国管辖,但是也一直与龙王帝国有些接触。

你拿着这块令牌,不论是在星皇帝国境内还是龙王帝国境内的各个关卡都可以畅通无阻。”

“你的东西为师已经给你收拾好了,也不知道你要带些什么,所以为师就一股脑得全装进去了。那枚储物戒指为师放在你的床上的,待会儿别忘了拿。”

轩辕擎天看着任天翔,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去山下自己挑一匹马,现在就出发。你得快点赶去星城,现在离星皇皇家学院开学已经没多少天了。”

“是,师父,那我走了。您……保重身体。”任天翔右手放在左肩上,左手背在身后,身子稍稍前倾,向轩辕擎天做出了一个标准的龙会上级礼。

“快走,别在这儿婆婆妈妈的。”轩辕擎天挥了挥手,仿佛是在赶任天翔离开一般。

任天翔走了,不过他却是五步三回头地一遍一遍地看着轩辕擎天的背影。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离开师父了,说实话任天翔到现在都还没有做好准备。

他与轩辕擎天相处了五年了,这已经相当于他的生命中的三分之一了。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任天翔从小没有感受过父爱,而轩辕擎天虽说对他非常严格,但是这五年来轩辕擎天真如一位父亲一般照顾着他。

现在这么突然就要离开轩辕擎天,他心里是不愿的。但是师命如此,他不得不遵从。

……

在那块凸起的岩石上,轩辕擎天望向山下。以他的眼里,哪怕位于这个高度,他也可以看见前方平原上任天翔骑着骏马地背影——他一直目送着任天翔,要一直到完全看不到后者为止。

一阵风吹过,轩辕擎天稍稍皱起了眉。他转身,面朝着那个突然出现的男子。

“你回来干什么?”

男子微微一笑,朝轩辕擎天行礼道:“我在天上那里待不下去了,便想下来看看,顺便见一见师父您。”

“我记得,你很早以前就不是我的徒弟了。”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的亲生父亲已经被我所杀,您可是我唯一还活着的亲人了。”

“我可不想再见到你,滚。”

“那可不行,这次除了来见老师您,我还想顺便来看一看我的芊芊。芊芊,过来。”

随着男子的呼唤,原本缩在轩辕擎天脚边的芊芊猛地扑倒了男子身前。男子蹲下身子,将芊芊一把抱住。

“看完马上就走,别逼我动手。”

“师父,这里可是在龙王帝国呢,要走,也应该是您走啊。”

轩辕擎天的眉皱得更紧了。他右手握拳,周围的天地灵气迅速向他聚集。

“我可不会对师父动手的,毕竟三千年前在姑苏,可是师父您亲自将我放走的。我们的师徒之情,可还没完呢。”

“你要是敢再踏入星皇帝国一步,我绝不会再放过你。”

“行行行,不放过就不放过呗,无所谓咯,反正师父您又打不过我。”男子耸耸肩,将芊芊放在了地上,“我得走了,得去找奥汀斯聊聊。听说……奥汀斯以前想算计我那个小师弟?我给他报仇去?”

“他的事,不用你管,立刻离开。”

“好的,师父,我想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完,男子向轩辕擎天拱了拱手,便消失在后者的视线中。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四周。

“回去告诉陛下,那孩子是帝国的希望,绝不能放弃他……哪怕是从龙会手中抢人,也绝不能放弃。”

“这么厉害?怪不得当年奥汀斯抢着要呢。”

“雨兰,不该你知道的事情就别说了,你现在的身份,敏感得很。”

“我明白的,师祖。”

“再告诉陛下,过几天我会亲自去找他谈谈。”

“是。”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