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回到过去屠个龙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真是可笑

回到过去屠个龙 四维弥张 4903 2021-01-07 15:34

  半夜,任天晴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嘴巴的干涩感却是让她立刻清醒了过来。

银白色的月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照在了旁边床上的任天玲那安静的睡颜上。

那个在龙会中都很有名的“疯子”任天玲,此时却安静得像是一个小女孩一般,不过这个说法其实有问题,毕竟任天玲也是一个二十岁都不到的姑娘。

看着熟睡中的任天玲,任天晴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强忍住了揪一揪自家姐姐的俏脸的冲动。

她小心翼翼地下了床,小心翼翼地归拢了被自己踢开老远的鞋子,生怕打扰到姐姐休息。

几个小时前,他们八个人就将整栋房子全部看过一遍了。

一楼除了他们来时所在的客厅之外,走入客厅侧面的一扇玻璃门还有一个饭厅和一个厨房。

这里的饭厅和厨房都挺大的,他们八个人一同进去之后却丝毫不显得拥挤。更神奇的是,厨房还有很多新鲜的食材,有差不多足够他们八个人吃一个星期的量。

不过任天翔发话了,他们最好是食用自己储物戒指中携带的食物,天知道这里放的食物会不会是褫龙团高层设下的一个陷阱。

在仔细检查完一楼的三个房间之后,他们八个人又一起上了二楼。

二楼一共有一条走廊、四间卧室和一个卫生间,生活设施一应俱全。

直到见到了二楼的卧房,任天翔他们才觉得这间房子有了点生活气息,只不过走廊的墙壁还是灰白的颜色,依然让任天晴和星灵落两个姑娘有些害怕。特别是那阴森的感觉,总是让人有些不舒服。

在检查完二楼之后,他们八人也就顺便分配了晚上住的房间。正好他们小队里面是四男四女,每两人一间卧房,分配起来倒是没有多大的麻烦。

至于三楼上有什么他们就不知道了。

通往三楼的楼梯尽头是一扇铁门,上面挂了七八道大锁,还有一根胳膊粗细的锁链缠绕在门把手上,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不让人进去看一样。

任天翔好像对里面的东西很感兴趣,不过他身上唯一能用的随身小刀连锁链的铁皮都刮不掉,他也只能放弃了。

原本他们想看看除了大门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出去,只是他们找遍了一楼和二楼,都没有发现一扇可以容纳一个人的窗户。而且这些窗户的玻璃上画满了图画,根本没法透过窗户看向外面。

洛斯也试了试能不能将玻璃打碎来看看外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不过不管他如何用力,这玻璃都是纹丝不动。

一直检查到了半夜,确定了一楼和二楼除了大门和窗户之外都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客厅中的大钟也敲响了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大家也有了困意,于是便两人一组选了一间卧室就去睡了。

任天晴就是和任天玲分在了一个房间。

此时半夜醒来,她觉得肚子有些渴,于是便起了床,准备去楼下厨房找点水喝。

她记得自家哥哥好像在厨房里放了几瓶水来着,便想去厨房看一看,实在不行她也只能叫醒哥哥了,谁让她的储物戒指中的水壶里没有灌上水呢。

轻轻将房门掩上,任天晴终于松了一口气。

成功的出了房间,而且没有将姐姐大人吵醒,她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姐姐那是什么人?除了参加了龙会的“造神计划”之外,还是依靠功勋晋升上来的部长级别的大佬!她的感知可是很敏锐的!所以没有吵到姐姐大人,任天晴觉得自己那是相当的厉害呀!

她俩的房间比较靠内,通过楼梯间的月光没办法照到这里。这一段走廊只有通过墙上的油灯来照明,不过那幽蓝色的火焰和灰白色的墙壁却是让这里显得有些阴森。

这里距离楼梯口有二十米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是很短。要是放在平时,这点距离都不算什么,但是现在任天晴将脚步放得很慢,生怕打扰到大家休息,毕竟感知敏锐的可不止任天玲一个人。

足足走了一分钟,任天晴才走到卫生间门口。

这里的布局很奇怪,卫生间是二楼的五个房间中排的最外面的一间。它直接就设计在楼梯口处,对面则是正对着通向三楼的楼梯。因为这个构造,轩辕琉璃还不止嘀咕过一次呢。

而且说来也怪,这么大的一栋房子,竟是只有二楼的这间卫生间,不管是身在一楼、二楼还是三楼,都得到这里来。这栋房子看上去也能住上不少人的,任天晴无法想象万一所有人都想上厕所这怎么办。

走到了楼梯口,任天晴也终于放下了心来。从这里走到厨房这段路就可以不用这么小心了。

然而,她刚刚进入了楼梯的范围,也就是刚刚错过了卫生间的门的时候,她突然全身僵住了。

刚刚……好像看到什么东西了呀,卫生间里好像……有人?

任天晴的冷汗立刻就冒了出来。她刚刚好像确实瞥到有人站在卫生间的洗手池前面,静静地看着洗手池上方的镜子。

一瞬间,自己伙伴们的身影都被任天晴拿出来对照了一番,竟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和卫生间里的那个身影对应——卫生间里的那个人不是小队里的其余七个人中的任何一个!

周围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任天晴甚至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咽下口水的声音,当然,还有她自己猛烈的心跳声。

可是这么停下了动作仔细聆听,她却没有听到卫生间里有任何声音传来,就像她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一般,卫生间里其实没有人。

定了定神,她决定倒回去看看。

一定是看错了!她不断地这样告诉自己。

她开始缓缓退步,退到了卫生间的门口。

她死死的盯着前方,不敢有任何一点余光关注到卫生间里面。她还是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于是她努力告诉自己,刚刚肯定是看错了。

“呵,真是可笑。”

一句话,仿佛自嘲,也仿佛加杂了些许的无奈,就在任天晴的耳旁炸响!

她猛地转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洗手池前,那里真的有一个人!

任天晴全身的寒毛一下子就立了起来,她突然感到一股阴冷的寒意从她的脚底蔓延上来,几乎就要充斥她的整个脑子了!

那个人!那个男人!她绝对不认识!她从来就没有见过!

那个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镜子前,甚至是呼吸的微弱起伏都没有!

他倒映在镜子上的脸很普通,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大叔。但是他的嘴角带着笑意,嘴角翘得越来越高。

任天晴在看着这个中年人。她不敢出声,生怕打扰到这个中年人让他注意到自己。

她没明白这个中年人是怎么进来的,她虽然有些害怕,但是作为一名战士,她现在不能退缩。

那中年男人好像确实没有注意到任天晴,只是自顾自地照着镜子。他的笑意越来越浓,好像已经要将嘴角给撕裂了。

然后,任天晴又听到他说话了。

“还是不够好笑啊。”

他偏了偏脑袋,然后双手各自抓起了不知何时放在洗漱池上的两把小刀。

他反手握刀,刀刃插进了嘴里,那极锋锐的一端靠在了嘴角。

他双手开始用力,顺着他嘴角的弧度将刀锋往上拉动。

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流了下来,从他的手肘滴落到地上,发出了“啪嗒”的声响。

任天晴瞪大了双眼,双手捂住了嘴巴。她突然间发不出一点声音,眼前的一切都太诡异了,让她有一种在看恐怖片的惊悚。

两把小刀一直切到了中年男人的耳根才终于作罢。

而当他抽出小刀的那一刻,他的脸上仿佛真的有一个一直延伸到眼角笑容。

任天晴一下子就栽倒在了地上,她的双腿发软,不足以支撑她站立。

那中年男人好像终于注意到了她。他扭过头,用那张血淋淋的笑脸望着坐在地上的任天晴。

“呵,真可笑啊!”

任天晴终于忍不住了,尖叫了起来。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