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回到过去屠个龙

第一卷 第十章 高塔之上

回到过去屠个龙 四维弥张 4966 2021-01-07 15:34

  酒足饭饱之后,太阳已经落山了。

房间中的照明法阵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照在小姑娘恬静的脸上,让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丽。

在“吃人肉”之后,小姑娘一反之前的样子,不仅不再戏弄任天翔,而且还解除了对后者的控制。

只不过她一直催促着任天翔快点吃,好像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一般。

待任天翔吃完,小姑娘就跳了起来,然后她对任天翔勾勾手指,说道:“别在那里傻坐着,跟我来吧,有人想要见你。”

任天翔“哦”了一声,然后乖乖地跟在了小姑娘的身后。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不管自己听不听小姑娘的话,她都有办法让自己乖乖听话。

与其让着小姑娘控制自己的身体干些奇怪的事,倒不如这酒好好地听她的话。

离开房间,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正对着房门的走廊的尽头,是一扇古朴的且巨大的木门。走廊两侧都是墙壁,没有更多的房门——整层楼只有任天翔住的那一间房!

任天翔不禁有些疑惑。

先前他在窗边所推测的自己应该是身处于一座塔中,而且高塔底面的半径绝不会超过三十米。

可是现在看来眼前的这条长廊,很明显它的长度已经超过了高塔的直径了!

小姑娘偏过头看到了任天翔脸上的疑惑。她立刻就明白了任天翔在疑惑什么。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悠悠地说:“我想你已经猜出这里是哪里了吧。这座塔高一百一十七米,共有一百一十二层。三哥将每一层的空间都扩展了一番,所以你才能看到这么长的走廊。

说到这个,我跟你说嗷,这层楼是专门用来关押重要犯人的地方,所以这里才会只有一个房间,而且整层楼布设了上千个攻击性法阵。

还好刚才你醒了没有想着要出来,否则这层楼中的法阵一定会给你留下一辈子的阴影的。

而前面这扇门,是中央主塔的传送法阵的启动部分,只有按照一定规律来激活大门上的法阵,传送法阵才会将你送到想要去的楼层。

所以你就不用想着逃出去了,你甚至连窗户都砸不破。”

正说着,二人已经走到了大门前面。小姑娘将右手摊开成掌,按在了大门上。

很快,一条条冰蓝色的纹路以她的手掌为中心布满了整扇大门。

突然,任天翔感觉到眼前光芒一闪而过,大门上的冰蓝色纹路便迅速暗淡了下来。

他转过身,眼前已经是另一条走廊了。

这条走廊与刚才那一条走廊相比就要短上很多了,大约只有十五米长的样子,同样的,整层楼只有一扇房门,这扇门也是正对着传送用的大门。

这时,有个少女刚从房间中出来,正在关上房门。

少女看到了刚刚上来的小姑娘了任天翔,于是朝前者欠了欠身,恭敬地叫道:“小姑,晚上好。”

小姑娘本来都准备带着任天翔直接走进房间了,听到少女这么叫她,便立刻朝少女龇牙到:“雨烟,要叫姐姐!小姑这两个字从内到外都在显我老!”

被唤作雨烟的少女也不反驳,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微笑地看着小姑娘。

眼看着少女不为所动,小姑娘好像是泄了气一般。她叹了口气,问道:“雨烟,陛下在吗?我把他要找的人给带来了。”

少女微笑着点点头,说道:“父皇一直在等您,二叔和三叔也在。”

说完,她看了一眼任天翔。

不知是不是错觉,任天翔仿佛从少女的双眼中见到了深邃与沧桑——这分明不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能够拥有的眼神。

然而不等任天翔思索,那名少女就告辞离开了,而小姑娘也打开了房间的大门。

一股竹子的清香混杂着浓浓的醉意从房间中飘散出来——这是寒竹酒的酒香。

小姑娘拉着任天翔走进房间,一边嗅动着小鼻子,一边说道:“陛下,你才从我这儿拿走的酒就被大哥和二哥分来喝了,您不心疼啊?”

直到被小姑娘带进房间,任天翔才看到房间中的三人。

有一人站在落地窗边,负手而立,静静地眺望着窗外。

他穿着一件淡紫色的长袍,长袍松松垮垮地罩在他并不强壮的身子上。他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就如同大陆上的风俗,他的长发足足及腰。

而另两人则是坐在窗边的方桌旁。

一个男人将身子靠在椅子上,手上轻巧地拿着一只酒杯,一副慵懒的模样。

他的双眼微垂,恰好能够看见他的金眼竖瞳——这是一双龙族特有的眼睛!

另一个男人则是翘着腿,右手抓着酒杯,而左手则是拿着一本书。他的表情很严肃,不过似乎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书上,并不在刚进来的两人身上。

听到小姑娘的问话,站着的那名男子转过身来,脸上带着和煦的、如同邻家大哥一般的笑容回答道:

“寒竹每年都有,我都可分得一坛,何来心疼一说?况且,寒竹冰化后,不是越早喝口感越好么?”

说完,他的视线又落在了任天翔身上。他抬手指了指任天翔,问道:“这孩子……就是任天翔了吧?”

小姑娘点点头,一把将任天翔推上前去,说道:“人我给你带到了,一个零件都不缺,就是人有点痴痴傻傻的,看到什么都喜欢发愣。”

听了小姑娘的话,男子嘴角稍稍上扬一些,不过他没有在意小姑娘这明显就是在搞怪的玩笑话。

倒是那个低头看书的男人在听了小姑娘的话后,将头抬了起来,然后瞥了任天翔一眼。

然而,就是这短暂的对视,任天翔看到了他那一红一蓝的竖瞳。

这一刻任天翔的记忆全都回来了!

他想起了第九龙王为了抓他,亲临广雅城;他想起陈墨竹与董牧霜为了保他,与第九龙王酣战;他还想起了眼前这个男人,一指破掉了九曜铭道阵,一人……

与举国之力抗衡!

他是龙王!强大到任天翔无法理解的龙王!

解开了给任天翔设下的记忆锁,这个男人又埋下了头继续看书。

那名站着的男子任凭任天翔的身子不断地颤抖,他也不管,但倒是对小姑娘说:“丽菲,你要不要留下来与我们一起喝酒?”

“不要。”小姑娘——也就是丽菲——双手抱胸,嘟起了小嘴,不满地说:“每次都是这样,把我留下来,然后就想方设法地骗走我的最后一坛酒。这次我才不上当呢,略略略。”

说完,丽菲朝男子做了个鬼脸,然后她转身就走,边走还边说:“我走咯,待会儿我再来接任天翔回去。你们可得爱惜着点嗷,他现在可是我的玩具,要是弄坏了,有你们好看的!”

带着一脸无奈目送丽菲离开了房间,男子才收回目光,伸手指了指桌边的空椅子,对任天翔说:“坐吧,我们俩好好聊聊。”

任天翔没有动,他惊恐地看着男子,身子还是在不住地颤抖。

说到底,不论他再怎么经验丰富,他也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面对如同恐怖的代名词的龙王,他也会害怕。

见任天翔纹丝不动,男子却依然保持着笑容,他说:

“怎么,我有那么恐怖吗?我觉得,我这个样子应该很平易近人啊。你坐下,我和你聊聊;否则,我现在就把丽菲叫回来让她带你回去,这辈子你都别想离开这儿了。

我只数三声。”

“三。”

任天翔望着男子的双眼,他读懂了男子话中的意思——只要他肯听话,就有离开这里的机会!

“二。”

任天翔大步上前,将椅子抽出来一点,然后迅速坐在了上面。

“很好,看来我们有很多可以聊的了。”男子满意地点点头,说道。

“在聊天之前,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奥汀斯·凯奇,龙王帝国皇帝。”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