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狼与兄弟

第五千五百六十七章 一家独大

狼与兄弟 纯银耳坠 6428 2021-01-13 03:02

  蔡汉龙叹了口气。

“尤其是我弟妹还怀着孕呢!我不能看着他受折磨。所以我带人,趁着这个机会,就把他们两个放了,让他们两个远走高飞!”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难道你没有和他们一起跑吗?”

“自然没有,宝哥对我恩重如山,我是不可能做对不起宝哥的事情的。但是我又不忍心我弟弟弟妹受苦受罪!所以我只能放了他们,自己留下来承担!”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在机场出卖他们呢?”

“我不出卖他们,盛会就完了,我那么多兄弟,包括宝哥在内,也都有生命危险,我刚说过的,宝哥对我恩重如山!”

“那你最后放了他们,又是为了什么呢?你这不是冲突矛盾吗?”

“对啊,现在你知道宝哥为什么刚刚那么说我了吧?真的就是左右为难,手心手背都是肉,一边是义薄云天待我恩重如山的大哥以及我的生死兄弟,我绝对不能放手,另外一边是我的亲兄弟,还有身孕的亲弟妹,我也不能不管啊!”

蔡汉龙说着说着,似乎想到了很多年前。

他与黑白双煞两个人,站在山脚下的那一幕。

“你们两个赶紧走吧!记着,不要从北边走了!从南边走,不要乘坐飞机火车,自己想办法离境就是了!”

“我们两个走?那你呢?”

“我留在这里!”

“你开什么玩笑,大哥,要走我们兄弟一起走啊!你留在这里不是等死吗?这个事情很容易调查到你的身上!那个宝哥非常狠的!”

“你要是真的在乎我的生死,你当初就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现在在乎了?”

蔡汉龙明显的话里有话。

其实也正常,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不可能不生气!

“我如果不在乎你的生死,我当初会想着带你一起离开吗?”

“你那叫带我离开?还是强行绑我离开?”

蔡汉龙的语调很难听。

“不管是什么,我不还是因为担心你的安危吗?”

“担心我的安危?”

蔡汉龙笑了起来。

“你这话你自己信吗?你要是真的担心我的安危,就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因为你是我和我的兄弟们,用性命担保!推到这个位置来的!你利用我们的信任,利用我的推心置腹,最后反过来给我们心口插一刀,拍拍屁股就走了!心脏上挨一刀不死人的吗?没有心脏了,还能活吗?”

“我跟着你走了,把我的这群兄弟留下来当替罪羊,承担一切吗?”

蔡汉龙终于控制不住爆发了。

“你畜生!对不起我给你的信任!”

蔡汉龙一拳就抡倒了黑煞的脸上,黑纱往后退了两步,蔡汉龙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上前又是接连两拳。

“滚!给我滚!马上滚!!!再我的世界里面消失!听见了吗?以后我没有你这个弟弟!”

蔡汉龙暴怒。

再第三拳之后,白煞从边上冲了上来,一把就推开了蔡汉龙。

“你从这里叫喊什么!我们到盛会的时候,谁知道你也在这里,等着知道你再这里的时候,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知道吗?”

“更何况,你蔡汉龙的兄弟是兄弟,我们的兄弟就不是兄弟吗?知道不知道我们辉煌阁多少人死在你们的手上了!我们恨不得把这群元凶千刀万剐!”

“但是谁能想到,再这个过程中,居然碰见了你!”

“是,我们走到这一步,确实是靠着你,但是没有你!我们两个一样可以走到这一步!听见了吗?别说我们骗了你!最后机场的事情,你不一样骗了我们吗?你这个双面间谍!我再问一句,你到底是走,还是不走!”

蔡汉龙盯着白煞,并未和他争执,依旧看着自己的弟弟。

“马上带着她给我滚,以后不要再从我的世界出现,听见了吗?你们也不要想着带着我一起离开。我蔡汉龙,生在这里,死再这里。绝不可能丢下我的兄弟们和我一起背黑锅,更不可能看着你们毁灭盛会!有本事,就让辉煌阁的那些人来吧!”

黑煞深呼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

“哥,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的行为,简直就是脱了裤子放屁!你要么当初就老老实实的和我们走,别再暗中使手段,要么就使用了手段,把我们抓回来之后,和我们彻底割裂,别再联系到一起!更不要救我们!现在把你既然救了我们,就应该和我们一起走,而不是留在这里等死。你这么优柔寡断,最后害的依旧是你和你的这些兄弟!”

“我不用你怎么教我做人做事,听见了吗?我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为了肚子里面的孩子,赶紧走,第二个选择,留在这里和我耗着,等着被人发现,最后大家一起完蛋!你赶紧选择吧!”

“你能不能理智一些!”

“我已经非常理智了!”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顽固不化?”

“滚!!”

蔡汉龙再次叫吼,黑白双煞互相看了一眼。最后狠狠的点了点头,两个人离开……

回到现实,坐在边上的梁晓熙听着这一切,很聪明的问道。

“他们两个跑了,但是却没有返回辉煌阁,也没有把手上掌控的证据教给老阁主,是吗?”

“是的,一来是这个原因,二来是我们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辉煌阁已经失去了天时地利,所以再后面,并未真正的采取行动,反而又销声匿迹了。”

“他们两个这样做,也是给你留了一条活路啊。”

“确实是这样,如果他们依旧把自己掌控的所有证据都给了老阁主,宝哥身后的老板他们不可能放过我的。”

“就算是如此,你放走了他们,也会承担很大的责任吧?”

“正常情况下,是这样的。但是宝哥帮我承担了一切。”

“什么意思?”

“宝哥的老板当时并不知道是谁放走了黑白双煞,只是以为他们是自己跑掉了。宝哥说是他的布防出了问题。”

“那他们能相信吗?”

“以宝哥的能力,虽说不能让他绝对相信,但是绝对可以做到让他找不到任何破绽与理由!”

“所以才会出现这个阿灿,来接手宝哥手上的很多权利,对吧?”

“是的。”

“那宝哥当初怎么对待你的?”

蔡汉龙沉思了片刻,突然之间笑了。

场景回现,在一家小酒馆内。

再宝哥承担了黑白双煞逃脱的所有责任之后,和蔡汉龙两个人在喝酒吃饭。

一顿饭的功夫,宝哥都没有说什么!饭桌的气氛,也是相当的尴尬!

最后,还是蔡汉龙率先扛不住了。

“其实黑白双煞,是我放走的。”

“我知道。”

宝哥出奇的平静。

“而且手段确实是有些低端,后面的很多细节还是我亲自做的,否则的话,还真的不好蒙混过关!但是就算是这样,很多人也依旧不相信我的说辞。”

“对不起,宝哥,连累你了。”

“有什么可连累我的。顶多是挨了一顿骂,仅此而已,最主要的,是你这弟弟弟妹,还算讲究,至少目前为止,看起来他们并未把手上掌控的所有证据,都交给辉煌阁,否则的话,辉煌阁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动静了。”

“只要他们不会把证据交出去。那有我在这里,你就不会有事。但是如果他们真的把证据交出去了。那谁也保不了你了。”

“这个我清楚,都该你死我亡了,还保个什么劲儿啊!”

“但是根据我的小道消息,辉煌阁已经开始再寻找这一对儿亡命鸳鸯了。老板也不可能就这么放过他们的。”

“他们之前至少还可以往辉煌阁的势力范围跑,现在连辉煌阁的势力范围也去不了了。那接下来要面对的,可就是无休止的逃亡了!”

“所有的路,都他们自己走的,怪不得任何人。”

“这对儿亡命鸳鸯,真是莫名其妙,按照他们的性格,不应该会想着先自己逃离,然后在动手的啊,他们的正常操作应该是留在内部,等着辉煌阁和我们打起来的时候,他们从背后捅刀子才对啊!”

“谁还能不怕死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但愿是吧。”

宝哥笑了笑。

“现在唯一的好处就是,他们是辉煌阁的天隼,再潜伏伪装这一块,应该还是比较厉害的。应该不会被人轻易的找到,但是不管如何,他们手上所掌控的证据,他们所了解知道的消息,这都是一颗雷啊。不找到他们,老板是睡不好的。”

宝哥放下碗筷。

“最后一个问题。”

“宝哥,您说。”

“你当初为什么要放他们走?”

“因为那是我的弟弟。”

“那你自己为什么要留下不跟着一起走。”

“因为你是我的哥哥。”

宝哥微微一笑,拍了拍蔡汉龙的肩膀,什么都没有说,就离开了。

回到现实。

蔡汉龙盯着梁晓熙。

“所以说,宝哥这个人,确实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大哥。是一个好大哥。”

梁晓熙点了点头。

“再后面呢?”

“再后面?”

“再后面,那就是盛会的腾飞发展了。一届又一届的话事人,元老会,以及与兽殇,麻雀馆的争执,老板的官儿越做越大,顺应着海的官儿也越做越大,盛会越来越强悍,越来越隐秘,再后面就吞掉了兽殇,麻雀馆。一家独大。”

“他们俩躲了起来,悄悄生下了王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