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八零团宠娇又飒

第454章 狗咬狗

八零团宠娇又飒 祁子寒 3716 2021-06-10 13:57

  许知念赶紧冲出去。

刚跑了几步,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此时,走廊上,夏欣怡衣衫不整,正紧紧地抱着宋楚行,脸上满是泪痕,浑身都在颤抖。

“怎……怎么回事?”

宋楚行正在费力地推开夏欣怡,可夏欣怡就像是粘糕一般,粘在了他身上,紧紧抱住不撒手,还把眼泪蹭在他的衣服上。

许知念望向夏欣怡身后的空间,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一个选手赶紧抢答;“许总,那是淋浴的地方,只有女子能进去,夏欣怡这是怎么了?见鬼啦?”

许知念攥了攥拳头,加快脚步走了进去,却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这人她见过,是评委之一——著名的作曲家胡瑞城。

此时他的衣衫也十分不整,腰带散开,头发凌乱,衬衫扣子七零八落,脖子上还有一道指甲划痕。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胡瑞成,你混蛋,这是比赛现场,你竟然在这里犯罪!”

“哎呦,许总,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胡瑞成厚着脸皮,笑嘻嘻地说道:“是她不想完成交易,答应的事情又临时变卦,我也只能用点强硬的手段了,不过,你放心,未遂,这丫头下手可够狠的,我是一点便宜也没占到!”

“交易?”许知念迅速捕捉到了他这话里的关键词。

而刚才一直抱着宋楚行哭哭啼啼的夏欣怡忽然反应过来了,从宋楚行的身上抽离出来,大喊道:“你胡说,谁跟你交易了,是你要强迫我,还以评委的身份威胁我,说我如果不听你的话,就要淘汰我。”

夏欣怡哭着来到许知念的面前,小心拽着她的袖子,说道:“许总,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这个胡瑞成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他是个衣冠禽兽,根本就没有资格做评委!”

现在这状态,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许知念最讨厌的就是断官司,尤其是面对眼前这两个人司——她都不喜欢,谁也不想偏向。

“夏欣怡,你说他要侵犯你,那么,你需要报警吗?”许知念的声音冷冷地发出。

夏欣怡明显愣正了一下,使劲摇了摇头,说道:“不,不要报警,我现在还在比赛,今天刚刚有了点观众缘……如果……如果让观众们知道我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肯定会嫌弃我的。”

“嫌弃你?你是受害者,他们为什么会嫌弃你?”

许知念对夏欣怡的三观不敢苟同,但既然她不愿意报警,自己又何必多管闲事。

“既然你不想报警,那这样吧,我找两个选手送你回宿舍,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胡瑞成我自会处理。”

本以为夏欣怡会欣然答应,可没想到她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

“许总……我真的好害怕呀,我一个女孩子,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我现在浑身都是颤抖的,所以,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儿……”

许知念似乎猜到她想求什么。

“说吧,什么事儿?”

“我……能不能让宋总送我回去?”

“怎么着,宋楚行身上镶金边儿了?你就这么稀罕他!”

许知念的语气很尖锐也很直接,可夏欣怡似乎在这件事上反应很迟钝,直接忽略了她的不悦,坚持道:“许总,我跟这些选手都不熟,又都是竞争关系,我信不过他们,现场唯一能让我信任的异性就只有宋总了,我知道,他和你一样都是好人,许总……我只是太害怕了,你应该不会介意……我这么小的请求吧?”

这满满的绿茶味呛得许知念一阵咳嗽。

不过她倒是有点好奇,这个绿茶能翻起多大的浪来。

“好吧,你都这么说了,不让他送,倒显得我小心眼了。”

许知念给宋楚行递了个眼神,宋楚行不耐烦地摇了摇头,说道:“怎么又是我,早知道就不要摩托车了!自己媳妇儿没坐几次,净让些不相关的闲杂人等坐了。”

宋楚行的绅士风度本来就有限,唯一的一点只留给了许知念,对夏欣怡和其他的异性没有一点耐心。

但夏欣怡还是很开心,至少宋楚行答应了。

于是,她瞪了胡瑞成一眼,就跟着宋楚行离开了。

许知念遣散了其他的选手,将胡瑞成带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

“胡老师,你在圈内也算是德高望重了,怎么也有这么不懂事的时候?你做出这样的事情,让我很难办。”

胡瑞成点燃了一支烟,慢悠悠吐出一个烟圈,说道:“许总啊,哪有不吃腥的猫啊?这个圈子谁都不干净,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得了……再说,我真的是一点便宜都没占到,这丫头,鬼心思太多了,我一把年纪,愣是被她给算计了!”

“鬼心思?你的意思是,这个夏欣怡不是很单纯?那你说说,你们俩是怎么狗咬狗的吧。”

见许知念语气不善,还把自己说成是狗,胡瑞成咬了咬牙,却敢怒不敢言。

本来他是不愿意受这份委屈的,可许知念现在势力庞大,他不敢得罪,此外,自己做了不光彩的事情,许知念是人证,如果她把这事宣扬出去,那他这张老脸也没地方放了。

想到这里,胡瑞成只好老老实实地说道:“你以为这个夏欣怡之前是怎么进的前五十?就凭她那点才艺,能有几个评委看得上?都是我在帮她,是我用这张老脸给她铺的台阶!要不然,她在60进50的时候就被淘汰了!她跟我说,只要我能让她进50强,我想对她做什么都可以,唉,我这不也是被她那无辜的小样勾得心痒痒么,也是我一时糊涂……”

“原来,这就是你所说的交易……”

“对啊,我帮她办了事,可等我真的去找她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你看看她把我这脖子挠的。”

胡瑞成抻着脖子给许知念看,满脸的懊丧。

“原来是你承诺给她托底,怪不得她会提前做专业训练,付出巨大的时间和精力去训练跳水这个项目,因为,她早就知道,自己一定会进入50强,一定会有这个大放异彩的机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