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独仙行

第2215章 意外遭遇

我独仙行 智圣小马贼 5497 2021-06-08 01:45

  卷十五初进蛮荒

第2215章  意外遭遇

“看来接下来古狱台城内会展开一轮肃清,我们离开的倒是时候。”无道子神情轻松,嬉笑着道。

姚泽默然点点头,古狱台城一直在预防敌人从外面混进来,可那些凶兽早已隐匿其中,想来所有的城防以及防御布置都被探查的一清二楚,特别是防御大阵,即便想改变也绝不是三五年的时间可以完成的。

这些自然有四宫之人去头疼,他心中对于兽潮有些疑惑,在妖界外围有兽潮,现在这蛮荒深处同样有兽潮,这些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大手在推动?

“这其实是一种地盘之争,牵扯到修炼资源,谁都不愿意让步的,何况还有修炼道统之争,在整个妖界算是最大的争议。”

无道子的声音随和,显然对于这种情况早有了解,侃侃而谈,而姚泽自然静心细听。

“原本妖界以妖修为主,随着人族势力不断壮大,对妖界逐步渗透下,如今的妖界已经是人族修士执掌了话语权,大量的资源被掠夺,而且为了一些炼丹、炼器材料,对妖族的大肆灭杀,双方的仇恨只能越来越深。”

“更重要的,却是人族修士到来之后,妖族在化形和成就元婴多出了修炼分歧,不少妖兽羡慕人间繁华,早早以内丹结出元婴,从而化为人形,修炼功法也和人族一般无二,而还有众多妖族不愿意如此,一直淬炼体内妖丹,他们认为妖丹强大,可以超越任何宝物,这样一直到圣阶修为时,才可以随意变幻人族模样。”

“如此就产生了道统之争,那些一直淬炼体内妖丹的妖族被称之为凶兽,而结出元婴,早早化形的那些妖修却被视为背叛,加上人族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每隔数百年左右,都会爆发一场兽潮,席卷整个妖界,持续的时间大都在十几年以上。”

“不过这两次有些奇怪,上一次兽潮已经提前出现了,而眼下更是不足百年,其中的缘故令人不解了……”

两人在空中徐徐前行,而一同从古狱台城冲出的修士早已各奔东西,无道子的一番话,令姚泽深以为然,那些疑惑也如云雾般散去。

“道兄,多谢指教,不然在下依旧蒙昧无知。”

他面露感激地一抱拳,刚想再说些什么,脸色却蓦地一变,扭头望去,一股难以想象的磅礴的神识突然横扫而至。

“四宫的大人物来了!”

无道子同样勃然色变,不过神态要镇定不少,低声示意了一下,随即二人遁速未变,依旧朝前缓缓而行。

那道神识只是略一盘桓,随即远去,其势如虹,令二人心悸不已。

当即他们不再迟疑,各自体表异芒骤闪,就化为两道惊虹朝着天际激射而去。

半个月后,一座陡峭的山峰上,两人相对而立,互道珍重。

“姚兄,一百年后的无天圣元青莲宫举行虚天法果大会,能够有资格参加的修士无一不是各个法则界域中的翘楚,用天玄之子形容绝不过分,而青莲宫的那株虚天法果神树更是天下闻名,传言修士服下之后,参悟的法则会在一夕之间彻底掌控,希望姚兄不要错过这场机缘了。”

“青莲宫!”

姚泽闻言,神情一动,对于各大圣元如今他不再是懵然无知,无天圣元有两大圣帝,无垢大帝和青妖大帝。

青莲宫正是青妖大帝的道场!

据说这位青妖大帝乃是一株青莲得道,辉煌绝巅,其所拿出的虚天法果,虽然是第一次听说,想来也是逆天宝物。

“虚天法果每三万年会成熟一次,而每一次青莲宫都会向天下才俊大开宫门,只要获得邀请的,都可以成为青莲宫的贵宾。”无道子又解释道。

“这样啊,让道兄见笑了,在下从未获得过邀请……”姚泽面露苦笑。

自己和本体一样,从下界一路上走来,即便加入了万圣商舟,也如无根浮萍一样,和一些大宗门弟子无法相比的。

“姚兄勿忧,虚天神树乃天地间的异宝,每一位获邀的修士都不是以宗门大小论断,而是神树自行通知,具体情形如何,在大会召开三十年前,姚兄自会明白。”

见对方说的含糊其辞,姚泽也不再纠结,何况百年时光在修士眼中转眼即过,自己说不定还在外域战场上,多想无益,他冲着对方一抱拳,就化作一道流光,几个闪动间已消失在天际中。

见对方离开,无道子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站在山顶一动不动的。

半响后,此人袍袖一抖,数十道黑影没入四周虚空,随着手中法诀催动,整个山头蓦地光芒闪烁下,随即恢复了平静。

做完这些,此人席地而坐,左手一翻,掌中多出一个圆形小鼎,通体如白玉炼制,精美异常。

只见他单手一抛,那圆鼎就漂浮在身前,而随着指尖一弹,一根寸许长的断发就落进其中。

同时口中咒语声渐起,十指弹动不已,一道道五颜六色的符文从指尖飞出,在空中一闪下,纷纷没入圆鼎中。

而圆鼎表面慢慢发出光华,很快就变得耀目起来,一道道低鸣声从中传出,就似里面有灵物出现。

无道子的神情专注,目光死死地盯住了圆鼎,而口中咒语随之变得高昂嘹亮,而十指弹动更急,似雨打芭蕉。

一柱香的功夫,圆鼎表面银芒涨缩不定,低沉嗡鸣声随即变得急促,一丝丝规则之力在鼎口上方缠绕,形成一片光影,而光影中慢慢多出一道血色身影,容貌却看不真切。

正在施法的无道子脸上多出一丝喜色,手势未停,咒语声愈发高昂,那道血色身影慢慢变得殷实起来,容貌清晰。

如果姚泽在这里,肯定会大吃一惊。

那是一位血袍男子,脑袋光秃秃的,面色阴鸷,一对眼眸如同蛇眼一样,瞳仁狭长。

血风!

血蛟灵洞的尊者,后期大人物!

而咒语声消,无道子此时手势一收,默默看着,脸上神情变幻不定。

只见血风有些怪异地打量了一番,四周被一道厚实的银色光幕所笼罩,显然无法看到无道子。

不过此人乃不折不扣的后期尊者,是天地间有数的大人物,即便此时现身只是一道幻影,威势不容小觑。

“什么人?竟敢妄加引导本尊的因果,找死!”

却听血风冷哼一声,单手扬起,探出一根食指,对着前方狠狠点去。

无道子面色狂变,双手连连掐诀,银色圆鼎蓦地发出刺目光芒。

“噗”的一声,无道子口中喷出一团鲜血,惨呼一声,翻身倒地,而漂浮在那里的圆鼎剧烈颤抖着,随即银芒一颤下,上面的光影散去,而血风也一同不见了踪迹。

过了好半响,无道子才挣扎着坐起,单手一扬,就将圆鼎收起,苍白的脸上毫无一点血色,而嘴角更是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迹。

“果真是位后期尊者,这次有些玩大了……不过如此一来,相比你也不会好过吧……”

无道子喃喃低语着,嘴角扬起,带着丝丝讥讽,过了一会才双目紧闭,调息起来,而山顶恢复了一片寂静。

三天以后,姚泽所化的飞虹在万丈高空急速划过,和无道子分开之后,他没有停留,域外禁地的入口在矶荒雨林中,按照魅汐提供的地形图,直线飞过去都需要三个月的时间,而虎蚩又细心地标出诸多妖兽的势力范围,有时候他不得已绕开许多,花费的时间就更多了。

此时他的遁光几乎目不可察,身影淡淡如烟,而且带起的空间波动也尽力收敛,在万丈的高空中,如果不是运气太背,或者一些大人物用神识仔细查探,应该不会暴露行踪的。

下方山谷中一片废墟,占地足有千里之广,可以看出之前的兴盛,不过此刻却是荒芜异常,诸多建筑都只剩下残垣断壁,看情形被暴力毁去,甚至时间不会超过三年。

按照之前虎蚩所记,此地应该是一处武纶家族所在,有数位大罗金仙坐镇,没想到眼下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不知道是兽潮之故,还是被其他势力给摧毁……”

姚泽暗自嘀咕一声,不过像这样的惨祸在蛮荒之地随时都会上演,他也只是神识扫过,随意打量下。

以他此时的遁速,呼吸间就可以飞过这片山谷,只是他的身形却是一顿,脸上露出意外之色,口中轻咦了一声。

山谷中一片破烂建筑中,竟有一丝禁制波动传出,虽然十分轻微,可以他强大的神识,根本瞒不过自己的。

姚泽略一迟疑,神识如潮水般又扫过一遍,确认四周万里都无生灵活动,当即身形一动,化作一道流光朝着下方某处激射而落。

眼前应该是座大殿般的存在,一些残垣断壁上可以清晰看到铭印着精美浮雕,而一些残破家具还带着古香古色的独特气息,似乎年代久远的样子。

姚泽站在那里,默默打量了片刻,随即袍袖一甩,一阵狂风凭空大起,将碎石杂物都席卷而去,转眼方圆千丈的地方都空了出来,露出一片刻画着古怪花纹的血色巨石。

他有些意外地低头看了看,丝丝的禁制之力正是从巨石上传出。

“难道下面还藏有什么玄机?”

姚泽面带好奇,略一审视,单手掐诀,数道法诀随即打出。

“嗡”的一下,巨石上血光突然大放,四周百里竟然都被血光笼罩,他的脸色一变,还没来及查探,耳边传来一阵狂笑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