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5993章 老疯子

都市之最强狂兵 大红大紫 4012 2021-06-08 04:23

  一转眼,时间就来到了正午,烈日当空,全场依旧被围的水泄不通满满当当。

  可陈六合,还是没有出现。

  “已经正午,可斗战殿还没有传来讯息,看样子陈六合是不可能醒来了,你们的挣扎会成为一个输不起的笑话。”赵烈嗤笑的说道。

  “让这么多人等一个必败且必死之人,真是好大的面子。”吴顺也是重重的冷哼一声。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们,你们的废话太多了?”王霄毫不客气的骂了回去。

  “哼,强装镇定,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到时候我看看你们是不是还能这么嚣张。”太阳神嗤笑。

  接下来的时间段,整个天地间的气氛,仿若都变得更加紧张与凝重了起来。

  而这最后三个小时的时间,过的也似乎特别的快。

  在绝大部分人心神紧绷的情绪中,时间终于来到了下午三点!

  “嚯!”

  南北两域和古神教的一众强者,全都在第一时间打起了精神,他们豁然起身,朝着奴修等人逼来。

  “时间到了,陈六合还没出现,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乖乖把人交出来吧。”吴顺厉声说道,眼中都露出了狞笑之色,这一刻,终于到来,而结果,跟他们预料中的并无出路。

  今天能够兵不血刃的把陈六合拿下,自然是最好的结局,他们无需承担任何风险,也不用再担心任何变数。

  也是在这一刻,无数声叹息从人群中响起,很多人都在遗憾和惋惜。

  近十个小时的等候,最后还是没有出现他们希望看到的情况,这让他们有些失望。

  看来,那个神乎其神的陈家遗孤,是真的完了,无力回天了,结局与命运已经注定!

  “现在你们应该没什么话好说的了吧?”赵烈也是冷笑的说道,一脸的胜券在握。

  “交人吧。”太阳神说道。

  奴修、王霄、竹篱、枪花等人的面色都是沉冷到可怕,眉宇间都有凝云无法散开。

  他们的心绪更是沉入到了谷底。

  下意识的,王霄竹篱和枪花三人都把目光落在了奴修的脸上,想看看这个老疯子是什么意思。

  奴修目不斜视,他缓缓起身,看着围在身前不远处的吴顺等人。

  “怎么?你还想玩什么花样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可就真的是在找死了。你们的要求我们可都是答应了,面子都已经给足了你们,你们也要好自为之,若是出尔反尔的话,可是会死的非常难看。”赵烈道。

  奴修的目光沉凝闪烁,他深吸了口气,扭头,看向了王霄。

  王霄先是一怔,旋即似乎明白了奴修的意思,他眉头紧皱,压低声音道:“到了现在,梁王都没有现身,也没给出什么指示,证明他并不会在这个时候插手这件事情。”

  “所以.......”王霄面色难看,话还没说完,就没奴修给打断了:“我知道了。”

  说罢,奴修再次看向吴顺等人,他面色冰冷眼神凌厉,没有半点飘忽与闪躲的意思。

  他开口道:“时间的确到了,但想让我亲手把人交出去,不可能。”

  这话一出,如同炸雷一般,让得南北两域和古神教的一众强者皆是怒火冲霄杀气汹涌。

  这一刻,有狂暴之气席卷这方区域,气势汹汹,骇人心田!

  竹篱、枪花还有王霄与一众梁王府的强者皆是如临大敌,一个个进入了戒备状态。

  “什么意思?奴修,你想玩阴的吗?我就怕你玩不起。”赵烈怒声呵斥。

  “多给陈六合一些时间。”奴修一字一顿的说道,态度强硬,没有丝毫怯懦。

  在这个时刻,这位老头,表现出了难以想象的霸道,他挺身而出,要为陈六合挡风遮雨。

  哪怕前方是洪荒猛兽,他也绝不会退缩分毫!

  “还要时间?得寸进尺不知所谓,你真以为我们那么好欺负吗?”吴顺怒斥。

  “既然是约定,那就必须遵守,违反者,死!”太阳神厉声。

  一时间,奴修站在了风口浪尖,他被浓烈杀机灌身!

  然而,即便这样,他也毫不慌乱,而是缓声开口:“三十多年前,你们北域域主程镇海被我打成重伤,北域有三名强者死于我收!”

  说罢,奴修目光又落在了南域赵烈脸上,继续不紧不慢道:“同样是在那个时期,你们南域域主遭受生死大劫,曾寻到我身前,跪地求助,我不曾给予丝毫帮助还出言讥讽,那堪称羞辱。”

  “这两份发生在三十多年前的事情,对你们南北两域来说,都是耻辱,是深仇,是埋藏在心底的一道带血疤痕。”

  奴修的声音很清晰,字字入耳:“不管是北域的程镇海,还是南域的白胜雪,他们的心中都必定记恨与我,你们南北两域应当视我如仇敌,应该铲除我。”

  听到奴修的这些话,全场所有人都哗然了,这可谓是惊天大雷了。

  三十多年前的辛秘,知道的人可是少之又少。

  在那个时期,竟然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程镇海和白胜雪两人,竟然跟那个老头还有着这样的梁子?

  这个突来的信息,震惊的所有人都是瞠目结舌。

  一时间,也没人明白奴修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会当众说出这样必定要惹来灭顶之灾的话。

  再看南北两域的一众强者们,则是面色凶狞杀机腾腾。

  特别是吴顺和赵烈两人,眉宇间有狂戾之气激荡不已,目光都仿若有雷电交加着,模样就像是要把奴修给撕碎了一般。

  “奴修,你找死!”吴顺嘶吼,他当即就要出手,有人敢当众羞辱他的主子程镇海,这是不可饶恕的事情,程镇海是顶峰存在,是神明一般,容不得有人亵渎不敬。

  还没等他出手,王霄就急忙跨前一步,挡在了奴修身前,他呵斥道:“吴顺,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在这里动奴修,就是在跟我们梁王府下战书,我们绝不会放过你的。”

  “他该死,自然要死!”赵烈也是怒火万丈,一身杀意如洪流激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