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问道章

正文卷 第一五九章分家

问道章 文抄公 5712 2021-09-14 17:55

  第一五九章分家

  眼看着昔日亲如一家的小伙伴见到自己就慌不迭地躲开,睚眦就觉得嘴巴苦涩得厉害。

  族长说了,只要他能说动,他就能从云川部带走任何人。

  现在的问题是……没人愿意跟他走!

  云川部的生活太舒适了,这是云川部族人的一致感觉,只要把族长,阿布他们安排下来的活计干完,吃的,用的,享受的东西就会源源不断地发下来,不曾少过一分一毫。

  更何况族长现在还给每家都分了土地,只要在秋后把收获的一半交给部族,剩下的都归自己所有,天底下除过云川部,哪里去找这样的好事情呢?

  更何况,族长是神,曾经射过太阳,打败过白脸野人,而睚眦在族长跟前屁都不算,也就是神农部那些没见识的人才会觉得睚眦是一个可以当族长的人。

  睚眦很想用野心来勾引云川部的族人跟他一起去创业,还许诺,只要愿意跟他,这些人将来就是睚眦部的管事。

  可惜,对于野人来说,野心这东西不能当饭吃,不能当衣服穿,他们更愿意每天看着族长无所事事地乱溜达,更愿意在阿布的指挥下干活,更愿意在忙碌了一天之后,去夸父的铁匠铺子里讨一口茶水喝,或者派孩子去精卫那里踅摸一点蜜糖回来用筷子沾着甜甜嘴。

  跟着睚眦这个不靠谱的人去方苗部的土地上建城?

  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那座城有常羊山城好?

  睚眦瞅瞅已经开始努力给常羊山城修路的族人,用手揉揉脸,换上一张亲切的笑脸,准备去游说一下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厓”。

  厓是一个非常能干的人,他现在的主要职责就是养猪!

  云川部的猪圈已经非常庞大了,猪圈里常年都有不下五百口猪,因为猪肉更加肥美多汁的缘故,养猪的厓的身份比养羊的,养鹿的,养鸡的,养兔子的管事地位更高。

  也就是养马的王亥,养驴的呈,在被阿布接见的时候可以排在他前边,对此,厓非常得满足。

  臭气熏天的猪圈丝毫不影响厓进食,当他殷勤地劝睚眦跟他一起吃一点饭的时候,睚眦强忍着胃部的不适,强行拒绝了。

  “你以后只要跟着我,就再也不用呆在臭烘烘的猪圈里了。”

  “猪圈是臭,可是呢,你哪一次吃猪肉的时候不是吃得跟猪一样?现在嫌弃猪臭了?”

  厓的后背被猪用嘴拱了一下,回头发现是一头面貌丑陋的母猪,立刻就换上一张笑脸,还把自己刚刚吃剩下的饭让给这头功勋母猪吃。

  “我听说猪吃屎!”

  “是啊,吃啊!”

  “你让猪用你的饭盘!”

  厓奇怪地瞅着睚眦慢慢地道:“我记得我们小时候饿极了的时候也起过这个心思,怎么,现在不饿了,就开始觉得这东西脏了?

  你知道我是怎么当上猪圈大总管的吗?”

  睚眦道:“我记得阿布对你的评语是——忠于本务,对了,你是怎么个忠于本务法?”

  厓想了一下道:“以前的猪圈管理不好,好多猪崽子都病死了,不要说猪崽子,就连好多大猪都会病死,我们舍不得丢掉要吃,结果被族长用鞭子狠狠地抽了一顿,还把好好的病死的猪给一把火烧了。

  那时候,我心里有多难过你是不知道的。

  后来,我发现猪之所以会病死,一个是猪圈太脏,另一个原因就是猪吃坏了肚子。

  然后呢,我每天都会带着人收拾猪圈,遇到母猪产子我就跟母猪睡在一起,它们的食物,我每天都会吃一点,如果我的肠胃没办法接受,那么猪就不能吃,以后绝对不会再喂这种食物了。

  经过我一年多的努力,咱们的猪圈里就再也没有大规模地死过猪,猪崽子就算是死,也大多是意外。”

  睚眦怒道:“我来找你,就是不想你以后吃猪食!”

  厓怒道:“我不吃猪食,你们就只能吃猪屎!老子一年给部族贡献五百头以上的肥猪,就连族长过来的时候,都夸我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年终酒宴;老子跟你的位置就差一层,你凭什么看不起老子吃猪食?

  快滚,快滚,你就是一个黑了心的想要自立为王的混蛋,你自己走也就是了,还要拉上我们一起走,要不是看在我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我会打死你!”

  厓越说越气,居然连推带搡地将睚眦推出他的猪圈,最后连大门都关上,不管睚眦怎么喊,他都不理不睬。

  “族长,就是这样,我现在名声已经臭了。”睚眦再次找到了陪云蠡玩耍的云川,倾诉自己心中的苦楚。

  云川将云蠡的那个金光闪闪的王冠玩具,拿起来扣在睚眦的头上道:“重不重?”

  睚眦摇摇头道:“不重!”

  云川又往王冠上铺了一个垫子,再把肥胖的云蠡放到睚眦头上道:“重不重?”

  睚眦见云川似乎有抱着儿子坐在他头顶的冲动就连忙道:“重,很重!”

  云川把儿子从睚眦的头上取下来慢悠悠地道:“真正的王冠可比云蠡重得太多了,上古时期有一句话说得很好——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所以啊,困难都要你自己去克服才成,要不然当什么王?”

  睚眦苦着脸道:“这个王冠是你硬扣在我头上的。”

  云川瞅着睚眦的眼睛笑眯眯地道:“真得是我硬扣到你头上的吗?不是你假装勉强接受而心底里美滋滋?”

  睚眦取下王冠还给了吝啬的云蠡,没好气地道:“我以为方苗部的人跟着我们学了好几年,应该有很多可以用的人,结果,我找了很久一个可用的人都没有。”

  云川大笑道:“不是没有,而是在方苗部跟神农部其余七部族血拼的时候死光了,怎么,你很怀念那些人?”

  睚眦摇摇头道:“他们要是不死,我不可能这么轻易拿到方苗部,这一点我还是知道的。”

  云川恨铁不成钢地瞅着睚眦道:“你是一个有野心的,所以呢,就该找那些同样有野心的人才能把话说到一处。

  你总是找那些准备在云川部老死的人,那就是自讨苦吃。”

  睚眦的眼睛顿时就变亮了,靠近云川低声道:“除过赤陵,还有谁是有野心的?”

  云川也低声道:“我也不知道,如果知道,我会安排他干最危险的事情,死得最快的那种,好早早地把他的野心消弭干净。”

  睚眦点点头道:“我去找阿布,看看阿布准备坑害谁!”

  云川笑吟吟地瞅着睚眦,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子最近成长的速度很快,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成为一个不错的首领。

  睚眦来到阿布这里,要求翻看云川部监牢囚犯的名单,被阿布翻了一个白眼之后,很不客气地给拒绝了。

  “凡是被你关在监牢里的人,都是云川部不能继续使用的人,他们犯的过错不足以杀头,又不能通过苦役来消弭他们的罪愆,留在监牢里还要供应他们的吃食。

  交给我吧,我会看好他们的。”

  阿布摇头道:“这些人之所以犯错,大部分都是因为觉得在云川部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交给你之后,你再重用他们,我担心有一天我会跟夸父带着我们的军队去找你,最后砍下你的脑袋送到族长身边,族长会伤心的。”

  睚眦摸摸自己的脖子道:“不会吧——”

  阿布冷笑一声道:“一定会,你带着一群坏蛋组成了一个新的部落,那么,这个部落必定是坏的。

  坏人只会用坏的方法来治理部族,最终你的部族也就成刑天部一样的坏蛋部族,这样的坏蛋部族,不早早掐死,难道还要留着下崽?

  不过啊,有几个人实在是太可惜了,你可以去接触接触。”

  睚眦大喜,从阿布手里接过一面铜牌,径直就去了云川部的监狱。

  这还是睚眦第一次来到监狱,尽管其中还有好几个人都是他亲手抓进去的,他却从未进入云川部的监狱。

  这里是云川部最黑暗的地方,凡是对未来抱着美好期望的人都会自发地远离这个地方,以至于人们总以为云川部都是光明之地,见不到一星半点的黑暗。

  看守监狱的人是一个叫做滑的人,虽然开会的时候睚眦总能见到这个人,但是呢,他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跟滑说过话。

  他仔细想了一下,甚至不记得这个人跟别人说过话。

  当睚眦将铜牌交到滑手里的时候,睚眦就对这个人的观感很差,因为这家伙看自己的模样,就像是在看一头待宰的猪。

  “我来找人!”睚眦还是首先开口了,他觉得自己要是不说话,这家伙根本就不会说话。

  滑还是没有回答,只是让开路,命人打开一扇石门,示意睚眦进去,睚眦才进去,他身后的石门咣当一声就关上了。

  不等他回过神来,一张毛茸茸的脸就凑到了他的跟前,哈巴狗一样笑着道:“睚眦啊,你来干什么?也犯错了?”

  睚眦扒拉开他脸上的毛觉得这人很熟悉,想了半天才道:“淠,为什么会是你,你干了什么,会被阿布关起来?我还以为你早就死掉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